你现在的位置:中国柯桥网 >> 绍兴市越文化研究会 >> 研究会会员
 
陶成章遇刺之谜
2011年07月12日 08:37:12  中国柯桥网 [  ][打印

  □钱茂竹

1912年1月14日凌晨二时,光复会领袖、著名民主革命活动家陶成章在上海广慈医院二楼头等病房被刺身亡。这是距民国政府成立还不到半个月的一次震惊中外的突发事件。消息传出,舆论一片哗然。上海《民立报》报道:“检视陶君之尸,原用手枪轰击,枪珠从左颈管旁边深入脑部,惟枪珠并未穿出头顶,故不能取出。检毕,由陶君亲友备棺成殓,须严缉凶手到案究办。”
刺杀陶成章凶手是谁呢?后来查明一是蒋介石,一是王竹卿。蒋介石当时称蒋志清,为沪军标统;王竹卿,嘉兴王店人,生性贪婪,无赖成习,被人收买行凶,为光复会叛徒。
蒋介石行刺有其严密计划。据魏兰《陶焕卿行述》记,陶成章自南京攻克返沪后,上海已有传言陈其美欲刺先生,“先生不以为真,后又有人从南京致书先生,谓得确切消息,先生在沪大不利。于是陶成章始避之旅馆,但应接太繁,又私至光复会机关所,次日又移至汇中旅馆,因病未逾,次日又移入法租界广慈医院。”农历十一月廿四日(即1914年1月12日)沪军标统蒋介石欲来与先生言明,庶免误会。“伟文约以下午四时来光复会机关所一谈。及晤,介石与先生言论融洽异常。谈毕,介石询先生住址,先生随书一条实告之。”是夜,十时许,又有人持书至广慈医院与先生,言杭州快信,由蒋介石转交。“二十五日夜二时许,有刺客二人,撬门而入,守门者觉,询以何人?则云来看陶先生,旋登楼,入先生卧室,呼曰:“陶先生!”出手抢击之,子弹从左侧入,斜穿脑部,而先生遂不明不白而死矣!”这段记述,表明蒋介石曾访晤过陶成章,得陶之信任,获得具体住址,又实地去侦察过,知其住宅情况,于是遂下手行刺。对于刺陶事,以后蒋介石自认不讳,并认为这是一种功劳。
凶手是蒋介石、王竹卿,主谋者是谁呢?是当时的国盟会中部领导人、沪军都督陈其美。那么,陈其美为什么一定要刺陶呢?这既有历史原因,又有现实原因。
在历史上,1908年,陶成章曾两下南洋向华侨募捐,并请孙中山协助他,孙中山以南洋经济恐慌而未予支持,于是陶对孙产生误会与不满。当年,陈其美奉孙中山之命回上海,以青帮大头目身份出入妓院、赌场,挥霍无度,陶成章曾当着孙中山的面批评他,说这些钱乃是华侨血汗钱,是用来支持革命的,劝其戒赌戒嫖,陈其美以为陶在有意侮辱他,从此怨恨在心。1911年闰六月初一,陶成章在上海沈宅开会,陈其美出手枪欲击之。与会人力劝,方罢手。
从现实情况看武昌起义后,陶闻讯即回国布置一切。他的好友李燮和曾带兵攻打上海制造局救出陈其美,但陈其美背着李燮和当上了沪军都督,迫使李燮和退至吴淞,另成立吴淞都督。陶成章从上海到杭州,11月5日攻下杭州后,省军政府成立,陶被委为总参议,随后又组织攻宁支队,与李燮和、镇江林述庆一起,左提右挈,向南京进军,12月2日南京光复。先生志在北伐,随之设北伐筹饷局和光复军司令部,先生为司令。自返沪后,日夜忙于北伐事宜,他对友人云:“我北伐成功,余心亦愿!”当时民国临时政府成立,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,不久浙江都督汤寿潜调任交通总长,于是浙江各界力请陶成章就任浙督,章太炎发出电文,力荐陶成章为浙督:“焕卿奔走国事,险阻艰难,十年如一日,此次下江光复,微李燮和,上海不举;微朱介人、南京不下,而我浙之得力于敢死队者甚多,是皆焕卿平日经营联合之力。且浙中会党潜势,无非焕卿不能拊慰”,因此以焕卿为督,“必为吾浙之福”。他又与汤寿潜曰:“代理浙东,微斯人谁与归?”而陶成章以北伐大计,力辞不就。但如果一旦陶任浙督,陈其美就担心陶会与李燮和之吴淞联督、林述庆之镇军和镇督、程德全之苏督联成一起,如此,则沪督就沦入包围之中,陈之地位就岌岌乎殆哉!所以从当时形势分析,陈其美认为陶成章是这些人物的核心,是光复会领袖,要巩固自己的地位,就必须除去陶成章,是以出谋而令自己的亲信蒋介石谋杀之。
陈其美是刺陶之主谋!这是历史的结论。
但是,也有人认为陈其美之上还有人,这个人是孙中山。其实,这只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猜测、误会。这是因为:中山先生行事一向光明磊落,特别是革命阵营内部的不同意见,他认为只能用讨论、批评、争论方法,而绝不能用卑鄙恶劣的手段去解决,所以他一生革命斗争,尽管险阻惊恐,依然界线分明,不做敌我不分之事,不为苟且龌龊勾当,当然更谈不上对陶行行刺阴谋。还要看到当年与陶虽有分歧,也有过争论,但不是政敌。有人曾夸大其词,扩大矛盾并造谣说要用谋杀手段。但孙中山不信,陶成章也不信。正如吴稚辉在《新世纪》第115号发表的《劝劝劝》一文中指出的“陶居性虽偏急,心实坦白”,“或孙或陶,决无卑鄙之事。”黄兴也认为孙文妄指陶为保垒党及侦探是“无有”之事。故不久,孙中山致书吴稚辉,指出《新世纪》所评陶言甚当,以后“可以毋发专函于报馆矣”,争论可以停止了。陶成章也致书友人,对孙中山不必攻击,因为继续争论“于所办之宗旨目的上,毫无所裨益。”革命团体之间不同意见是常有之事,而且在事实上很快平息了下来。因此决不至于到两三年后更为变本加厉,旧帐重算。第三当时民国肇始,百废待举,如行此卑劣之事,则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即成众矢之的。而且此时陶成章仅是谋北伐之举,这正是孙中山及所有革命党人当务之急,是该团结一致,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时候,如果兄弟阋于墙,互相争夺,则会让清廷和袁世凯获喘息之机,行反政复辟之举,故权衡利害,孙中山也不会行此不齿之事。第四孙中山得知陶凶讯后,十分悲痛,急于16日在南京发出唁电:“陶君抱革命宗旨十余年,奔走运动,不余遗力,光复之际,陶君实有巨功。猝遭惨祸,可为我民国前途痛悼”,他要求沪督严缉凶手,“以慰陶君主灵,泄天下之愤。”黄兴也电告陈其美严缉刺陶凶手,“以慰死友”。孙中山的态度是真诚的,不是假意搪塞,不是两面派的政客作风。特别是“可为我民国前途痛悼”一语,表明孙中山是看到刺陶的严重后果的,表示了他的内心忧虑。果然,刺陶后,光复会星散解体,各地加剧了同盟会与其他革命团体的分裂,如陈炯明挑动归军队杀害许雪秋、陈芸生等潮汕地区民军司令。南洋经费来源断绝,李燮和辞职闲居,林述庆以暴病死,北伐事业就此中断。而袁世凯趁机夺得北京政权,不久就窃取了民国政府大总统宝座,辛亥革命成果落入敌人之手。第五,1916年孙中山来绍兴祭陶,这是专程来绍的目的。当时仪式隆重,气氛肃穆。他又题词“气壮山河”,又至成章女校向成章遗像行鞠躬礼。这是至痛至哀的行动,也是真诚真情的表示。如果他是谋害之主,则不会有如此举指,也表现不出这种沉痛之心。所以说孙中山是刺陶之主谋,是错误的,不确实的。这么多年来,烈士家属、历史学界均不这么认为。
但是,从客观上看,孙中山也是有责任的。1916年8月中山先生来绍祭陶,当有人问起此事并予责疑时,他沉痛地说: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为我而死。这是他内心的担当。可以理解为陈其美利用了历史上孙陶的矛盾,为解决他当时的不利处境,就施展了谋刺手段。如果中山先生事先识破了这一点,不给以人利用之机,或早日与陶会见,则陈其美就不可能实施报复,用挟私泄怨的手段了。所以中山先生这句话正确表达了他与陶案关系,他的来绍祭陶也是为了了却这一长久的内心歉意,表示这种自责之心,但是,不能由此误会中山先生,加罪于中山先生。中山决不是刺陶幕后主谋。

  陶成章遇害,凶手是蒋介石、王竹卿,主谋者为陈其美。

 来源:  作者:  编辑: 吕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