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中国柯桥网>新闻中心>柯小微推荐 > 正文
蓬莱阁 山抹微云君,蓬莱旧事光
中国柯桥网  来源: 柯桥日报  2020-09-04 15:24
作者:   责任编辑: 严竹琴
 
 

 

  山抹微云君,蓬莱旧事光

  地理名片

  文字:黄锡云摄影:章哲农丁文尔傅懿懿书法:黄锡云

  位置:蓬莱阁地处绍兴越城区府山横街270号的府山上,山上文

  物古迹众多,有越王台、越王殿、风雨亭等。

  概要:公元1079年(宋神宗元丰二年),会稽太守程师孟结识了

  一位小友:来越州省亲的秦观。秦观跟着这位老大哥在越

  州游山玩水,喝酒吟诗,互唱互酬,留下了不少优美诗词。

  而秦观对蓬莱阁最上心,因为一段炙热的爱情:山抹微云,

  多少蓬莱旧事。

  秦观随太守程师孟游山玩水,互唱互酬

  宋神宗元丰二年(1079)的六月,会稽太守程师孟结识了一位小友:来越州省亲的秦观。

  秦观,字少游,一字太虚,别号邗沟居士、淮海居士。秦观家族本居会稽,唐天宝末年,安史之乱爆发,其祖上由会稽迁徙至高邮武宁乡左厢里(今江苏高邮)。熙宁三年(1070),秦观叔父秦定登进士第,授会稽尉,携秦观祖父承议公赴任。秦观此番来会稽,面上是为看望叔父、祖父,其实是为了游玩散心,因为当时刚30岁的他,第一次科举落第,心情郁郁。学而优则仕是所有读书人的梦想,秦观亦是如此。不过,秦观虽考试不顺,在当时诗坛却早就小有名气了。

  时年64岁的会稽太守程师孟亦是个雅人,尤爱结交文人墨客,听闻秦观来越,自然盛情款待。于是这对忘年之交,在越州游山玩水,喝酒吟诗,互唱互酬,留下了不少优美诗词。

  程师孟请秦观乘坐精美游舫泛舟鉴湖。荷花盛季,满湖清香四溢。而比花香更袭人的,则是船上宴会的酒香。湖面水光的映射,座席上的杯盘都闪耀着明亮的光芒。翠鸟都被这葡萄美酒给陶醉,蜻蜓也被船上的美丽歌女所吸引。虽是盛夏,可诚如杜甫《壮游》诗中所说的“镜湖五月凉”,鉴湖上一派清凉。秦观一扫胸中郁结,写下了七律《游鉴湖》:“画舫珠帘出缭墙,天风吹到芰荷乡……”

  鉴湖只是程师孟带秦观游玩越州的第一站。之后,秦观跟着这位老大哥爬秦望山,游若耶溪,上会稽山,访兰亭,逛梅市,拜禹庙,登蓬莱阁,谒贺知章故宅……踏遍了绍兴的名胜古迹。他惊艳于越州山川人文之美,感怀西施薄命,敬仰古圣先贤,向往魏晋风流,也沉醉于越酒和越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太守程师孟是个有趣之人,其文能作诗词歌赋,武能治豪强盗贼,同时还是个资深玩家。一生仕途平坦,颇有建树的他,到会稽时已年过花甲。纵然年轻时候严苛执政,如今也是风淡云轻。须知会稽是他政治生涯的倒数第二站,两年后他就正式退休了。

  越州地区经济富庶,文化昌盛,风景秀丽,简直是人间天堂。位于今绍兴府山的蓬莱阁,是当时名人雅士的“网红”打卡地,其名气可远大于山东烟台那个蓬莱阁。五代十国时,吴越国主钱镠,根据唐代元稹那句自夸越州的诗“我是玉皇香案吏,谪居犹得住蓬莱”,修建了仙气十足的蓬莱阁,供后宫佳丽居住。往后的历朝历代中,慕名踏访蓬莱阁的人络绎不绝。程师孟上任此地后,便把蓬莱阁打造成了一个“七星级会所”,自称“蓬莱东道主”,凡有贵宾,则邀至此处招待。

  所以,秦观寓居越州的条件是相当高级:山顶别墅,凭窗而立,越州古城尽收眼底,稽山何巍巍,鉴湖水汤汤,更有夜夜歌舞升平,美女相伴,好不快活。一次宴饮酣畅时,秦观写下了著名的《望海潮》一词临宴佐欢:

  秦峰苍翠,耶溪潇洒,千岩万壑争流。鸳瓦雉城,谯门画戟,蓬莱燕阁三休。天际识归舟。泛五湖烟月,西子同游。茂草台荒,苎萝村冷起闲愁。

  何人览古凝眸。怅朱颜易失,翠被难留。梅市旧书,兰亭古墨,依稀风韵生秋。狂客鉴湖头。有百年台沼,终日夷犹。最好金龟换酒,相与醉沧州。

  秦观把他这些日子在越州所见所闻所感,都浓缩在了这首《望海潮》中。他感叹青春易失,欢娱难久,若不能像梅福、王羲之一样留名青史,倒不如学“四明狂客”贺知章,不为名利所累,在鉴湖旁从容自得,逍遥其中,最好再把那富贵功禄都换成美酒,在这块远离尘世的水滨地尽情享乐。

  山抹微云,多少蓬莱旧事

  端午过后的九月,秦观才告别了苏轼,但没有回他的老家高邮,而是又渡江折回了越州程师孟处。是会稽山水名胜让他意犹未尽?非也,是因为一段炙热的爱情。据宋人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卷三十三引《艺苑雌黄》说,程师孟在蓬莱阁为秦观设宴款待时,让一个美丽的歌姬相陪。秦观立刻被这个歌姬所吸引,恰好这个歌姬也仰慕他才华,两个人眉目传情,很快擦出了火花。

  秦观19岁就成亲了,可他一生阅女无数,明明是个花心男,却并未让人觉得轻浮,甚至还让人觉得他对每一段感情都很真诚,恍若金庸笔下的段正淳。原因可能就在于他那些缠绵深情的词,以及忧郁王子的形象。

  时光匆匆,转眼又是几个月过去,到了岁末,秦观不得不回老家去了。跟歌姬离别之际,秦观留下了红遍词坛的《满庭芳》:

  山抹微云,天黏衰草,画角声断谯门。暂停征棹,聊共引离尊。多少蓬莱旧事,空回首、烟霭纷纷。斜阳外,寒鸦万点,流水绕孤村。

  销魂。当此际,香囊暗解,罗带轻分。谩赢得、青楼薄幸名存。此去何时见也,襟袖上、空惹啼痕。伤情处,高城望断,灯火已黄昏。

  秦观在和恋人告别的酒宴上,回忆起跟歌姬共度的美好时光,肝肠寸断。他是夏天来到越州的,如今已是隆冬,寒鸦在斜阳下盘旋,被碧水环绕的村落也显得孤独寂寥了。歌姬送他定情信物,可是他深知,此别之后,定难再见。唐人杜牧有句诗言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,此时秦观也不禁自嘲“谩赢得、青楼薄幸名存”。而词中的“蓬莱旧事”,后来也成了爱情的代名词。秦观这首《满庭芳》,让他的偶像兼老师苏东坡又爱又嫌:嫌弃他学柳永作艳俗之词,又折服于其缠绵悱恻的真情流露,于是调侃称秦观为“山抹微云君”。

  在跟程师孟告别时,秦观给这位东道主老大哥写了首诗《别程公辟给事》:

  人物风流推镇东,夕郎持节作元戎。

  樽前倦客刘师命,月下清砍盛小丛。

  裘弊黑貂霜正急,书传黄犬岁将穷。

  买舟江上辞公去,回首蓬莱梦寐中。

  这首诗本该是感谢款待用的,可秦观却忍不住再次提到了他在越州所遇的恋人。他在诗中将歌姬假托成唐朝越妓盛小丛了。而末句的“回首蓬莱梦寐中”,恐怕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回到高邮的秦观,该从梦中回到现实了,继续他的科考,继续他的坎坷和脆弱。他的忘年交程师孟呢,第二年也离任越州,出治青州,再过一年,便告老还乡了。由于程师孟为官政绩显著,故进正议大夫,很是圆满。

  秦观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他一生追随的苏东坡,虽然帮他拿到了仕途的入场券,让他在36高龄中了进士,但之后就一直带着他倒霉,卷入党争,一路被贬,颠沛流离。苏轼可以随遇而安,哪怕被贬到了瘴气毒虫横行的海南,都还能愉快地吃海鲜。而秦观不能,他纤弱敏感得像琉璃,像彩云。就在1100年苏轼奔赴海南的路上,秦观去世了。也许,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,还曾回想起那“蓬莱旧事”:原来越州之行,竟是此生最美好的时光。

  汉服由绍兴霞光文创园提供

  化妆由聚银时代润泉贝儿美容工作室支持

  扫一扫,看微剧《纤云弄巧》

 

分享到:
柯小微为您推荐
  • 新闻发布许可:浙新办[2007]15号 ICP证:浙ICP备14000002号
  • ©2017 中国柯桥网版权所有